谢幕——回不去的车站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那年夏天,蝉鸣,心乱,离开。

新鲜的世界,充满着诱惑的力量。

R0019438

疲惫,归来,那些光怪陆离、那些五彩斑斓,那些世态炎凉,终于放下。

离开的车站,却已废弃。

R0019396

空旷的站台,无人接送。

R0019408

P6082713 拷贝1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

如今这里,野花盛开。

R0019375

R0019412

年少时常想,铁轨的尽头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是巨大的仓库?是未知的山洞?是神秘的地下?还是铁轨从来就没有尽头?

原来,铁轨的尽头,只是这样一小块红色的牌子而已。

P6082751

P6082782

爬上去看看天空,哪里是我来过的痕迹。

爬上去看看铁轨,哪里是我要去的归宿。

P6082781 拷贝1

P6082763 拷贝1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想她,她还在开吗?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P6082694 拷贝2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R0019422

只是,若我离去,后会无期。

P6082688 拷贝2

谢谢观赏

感谢各位看官一直以来的支持,本博停用,新博地址将会以QQ通知各位,敬请期待。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Misunderstanding

大叔 说(16:34):

你去讨债?

Coral 说(16:35):

是啊

大叔 说(16:36):

唉,女流之辈,怎么能讨回呢?

大叔 说(16:36):

讨回了么?

Coral 说(16:37):

呵,那你认为讨债的都是啥样

大叔 说(16:39):

唉,要舍得一身刮!

比如要会喝酒,或者牺牲色相!

Coral 说(16:40):

呵,你以为这样人家就还钱啊。要是你是老板你还么

大叔 说(16:53):

我开始不是说了么?

欠债有好几种,有的是确实困难,周转不过来!,这种你就是死了也没办法!,有的是有钱能周转.,只是看先给谁的问题! 这种情况最多!

Coral 说(16:55):

谁说的,我们这样的债务人多了,都是资金暂时有困难的

Coral 说(16:55):

都死了也没办法,我们还做什么

大叔 说(16:55):

你说的暂时困难的,其实不困难!他们就是故意拖.

Coral 说(16:56):

你怎么知道

大叔 说(16:56):

你看过他们的财务报表或现金流了么?你是他们财务人员么?

Coral 说(16:57):

你能看到?

大叔 说(16:57):

我不看到,但可以推测!

Coral 说(16:57):

怎么推测?

大叔 说(16:57):

这只能说你对他们还了解不够!

Coral 说(16:58):

您了解够,来说说

大叔 说(16:58):

很多企业都是这样拖.因为有利益在里面啊!这也说明中国企业信任确实!

Coral 说(16:58):

这不是废话么,这个我不知道?

大叔 说(16:59):

加上那些负责财务的人员自己心怀鬼胎!或者需要获得自己的利益!这利益就包括很多了, 有金钱的,有美色的

Coral 说(16:59):

您这不叫推测,您这叫猜测,完全根据自己的猜想在编故事呢

大叔 说(17:00):

我也是根据我的经验.

Coral 说(17:00):

我问的是,你怎么推测一个企业是真的没钱周转了,还是暂时有困难,还是有钱只是想拖,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大叔 说(17:01):

没钱周转了那不就要破产了?

Coral 说(17:01):

………………………………………………

大叔 说(17:01):

为何不申请破产?

Coral 说(17:02):

我说,您这经验都没加上几成吧,完全在编故事了,央视黑洞黑冰之类的看多了

大叔 说(17:03):

呵呵,你这不是推测?既然你不是财务人员. 你有不能深入了解一个企业的真是状况!

Coral 说(17:03):

呵,你以为判断一个公司的付款能力只能看财务报表?

大叔 说(17:05):

这种推测更有科学性!

我没说只看财务报表啊!我说了一个企业的资金情况只有核心的几个人知道!

Coral 说(17:05):

哪种推测更有科学性,我看了半天都是结论,没看见论据和论点啊

大叔 说(17:05):

你不进入这一层你就更本无法了解!你无法了解就只有通过其他方式去判断!

Coral 说(17:06):

比如?

大叔 说(17:06):

比如目前中国企业的状况!比如从业人员的心理!比如信任的确实!

大叔 说(17:07):

你知道朱总理是怎么清理三角债的么?

Coral 说(17:07):

……能不能少点空话

Coral 说(17:07):

能不能不动辄搬出毛主席朱总理

Coral 说(17:08):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

Coral 说(17:00):

我问的是,你怎么推测一个企业是真的没钱周转了,还是暂时有困难,还是有钱只是想拖,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大叔 说(17:08):

你不要忽视这些东西!

我没说能判断!

我的结论是,只要一个企业没倒不破产!他就有资金周转,只不过他找各种借口拖!

Coral 说(17:10):

你说的那些,哪一个能真正判断一个企业的财务状况?既然不能,说那些有何用?

大叔 说(17:10):

他可以考虑先还你,也可以先还他.所以嘛.功夫在诗外嘛!你不要去判断他到底有没有还的能力!你只要把相关工作做好,就能讨回钱!

Coral 说(17:11):

……我不判断,我要什么钱啊大叔……相关工作是指?

大叔 说(17:26):

天天泡,拉下面子!

Coral 说(17:26):

然后呢?

大叔 说(17:27):

然后就收钱啊!当然也不是100%有效!但肯定是最有效的!

Coral 说(17:28):

…………………………告诉你吧,这是所有催收手段里面,最没效的……

大叔 说(17:28):

直接找老总

不要找财务人员!

当然,也有黑色会手段的!

当然,还有起诉呗!

Coral 说(17:34):

然后?

大叔 说(17:35):

然后,每个情况都不一样,能一句话说清?

Coral 说(17:35):

唉,这么说吧,我们做的案子里面,天天去守是最不会被用到的,也是最无用的,黑社会手段是完全不沾边的,起诉的,是最少的……

 

我发现跟大叔聊天别有一番趣味,他的大部分看法代表着中国社会某一年龄阶段某一社会阶层的群众的世界观,我在此没有贬义,完全是两代人或者是两类人的观点的对碰。呃,不知道大叔还看我的博客么,如果看到的话,希望跟我是一样的想法。

我这里指的是他对于企业欠债的看法,而对于催收工作的看法,恐怕就不是只有他这个年龄段这个阶层的人会这么看了。

Cloud也问过我,要是债务人请你吃饭怎么办呢,我当时满脑袋黑线,心想这么好的债务人我怎么从来没赶上过。做这个工作以前,我也想过此类问题,做了之后,就知道是杞人忧天。

也不是说没有此种情况,比如这次的某总,口口声声要请我吃饭,我听闻此人一好酒,二好女色,但我也知道他说这话一是客套,二是想搞好关系继续拖欠,于是看着他皮笑肉不笑地邀请我,我也皮笑肉不笑地拒绝了。这跟销售大大不同,主动权其实还是在你手上,销售把某总哄舒坦了也许就能拿回合约,这就跟他选择航空公司一样,那个公司价格便宜时间合适空姐漂亮服务周到,就坐哪班,而催收,则是拔他的毛抽他的血,岂是酒饭能弥补那肉痛的。

客户的销售第一天见到我,大为吃惊:“公司就派你一个人来的?我以为你们公司都是黑社会那种五大三粗的,结果,结果……”

“结果来了个小丫头是吧。”我对这种反应已经很熟悉了。

第一天谈完,某总答应月底前付10万,其余的有另外的方案。销售出来以后悄悄跟我说:“你来还真有用,我都找了他几个月了,一天一天地跟这儿坐着,他都是一句话没钱就打发我了。”

我知道他的潜台词是我的脸值了10万,嗯,以后我出门可以考虑刷面卡。

他不知道的是,就算这次答应给10万是给我面子,接下来的100多万就不可能靠我的脸拿回来了,Bussiness is bussiness,我的脸没有那么大。

他更不知道的是,我在34度的烈日下几乎被烤成人干,奔波忙碌的调查结果,才是拿到钱的真正原因。

这有点类似于侦探小说,你有可能要扮演各种身份去做侧面调查,当正面谈判时你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有真话有假话有套话,你看到的微小细节,听到的闲言碎语,都有可能是重要的线索。

在大量的琐碎信息中,奋力刨出你最需要的那一些,加工成催收的筹码,也是重要的工作。

最后可以回答大叔的是,没钱的公司不一定破产,破产的公司不一定死了也没办法,判断公司的付款能力不只是财务报表,也不一定要成为它的核心人员,更与酒色无关。如有任何问题,欢迎以案例咨询。

长满眼睛的天空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在某一段时间内,国人的问候方式有可能从“吃了吗”变成“捐了吗”,进而细致到从“吃的什么”变成“捐了多少”。在此种舆论盘查和社会监督下,爱心小了一点的那些人都会背冒冷汗,心虚理亏,仿佛自己冷漠自私,没有人性,良心泯灭。

再进一步,还有可能发展为“献了吗”、“领了吗”、“救了吗”,在这样的灾难面前,我们理所当然应该倾尽全力,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不然,你就是不爱国,不爱人民,不尊重生命。

我以为这次灾难很好地凝聚了大家的爱国热情,至少比去超市化饺子有意义多了,可我发现除此之外,口水战还是一刻不歇,从不称职的记者到要可乐的孩子再到富豪捐款榜,仿佛总有一些有着鹰一样眼睛的群众,不断地帮助我们指出社会中潜藏的道德败坏份子,号召大家口诛笔伐,人肉搜索,使其永世不得翻身。

在这样的红色恐怖下,从老百姓到大明星都人人自危,生怕自己成了下一个讨伐目标。于是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大家言必称地震,说只敢说地震,写只敢写地震,讨论的都是灾情捐款鲜血志愿者,就如Jenny说,害怕自己一活色生香了,就有人来戳脊梁骨。

前几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这种情绪,在跟ZWD说自己私事的时候我有一种奇怪的负罪感,人家还在惊魂未定的灾区,我怎么能拿自己的小烦恼抵抗这样的大灾难,我难道不该关心一下灾区人民都吃的啥,住的哪,有没有水,有没有电,上厕所方便么,洗澡要不要穿衣服。就连记录唐吉柯德KC,我都犹豫了半天。

现在都在说灾后心理重建的问题,可是我在想,作为非灾区的群众来说,这样的心理又算不算正常?害怕自己捐少了,没献成血,领养不到孤儿,去不成灾区做志愿者,不仅要为灾区尽一点力,简直是恨不得为灾区奉献自己的青春,劫富济贫地把全民的生活水准拉在一条线上,这样的情绪,难道真的全部都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伟大精神”?

我真的非常非常敬佩那些为了这次灾难奉献很多的人们,我也感动于灾难中做出伟大牺牲的人们,实际上,我朋友和我弟也已经报名参加了志愿者,我不是在鼓励大家各人自扫门前雪,我只是在想,到底要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还是要送人衣裤,自己裸奔?

在奔赴前线支援灾区的大脑充血过去后,我开始思考我这种想法的动机,是纯粹的悲天悯人,还是转移的爱国热情,还是个人英雄主义,还是帮助比我境遇差的人得到的心理欣快感,还是害怕那些占领了道德制高点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地势较低的我们,还有可能以文字或者唾沫为子弹向我们扫射。

或者,全部都有?

再来看看自己,上有父母,下有唐吉柯德,他们都需要我衣食无忧地活着,虽然我的薪水少得可怜,但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怎么就不是为国家为社会做贡献了呢,全部的同事都奔赴灾区了,公司还开吗?

美剧里大家都很喜欢说“move on”,这是个很好的词组,灾区要“move on”,我们也要“move on”,该吃吃,该睡睡,床上床下该运动则运动,若是吃个蛋糕喝杯咖啡买条内裤都得想起灾区群众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怎么有脸在这里过这么奢侈的生活,我觉得这样的心理也需要重建了。

如我言,我们要铭记那一天,但不等于我们要永远活在那一天。